日  星期

“灯”的记忆(原创)

孙镇派出所 雷二翠

来源: 蒲城公安局   发布时间:2018-05-07  浏览数:

    “哎,咋又停电了……”伴随着同事的叹息,我不自觉地想起了关于灯的一些往事。

记得我上小学时,冬季天不亮就要去上学。早上早读,教室里就没通电,自然也就没照明设施。同学们都自带照明的工具,有带煤油灯的,有带松木条的,而最让人羡慕的就是带洋蜡的了。煤油灯烟太大,往往是早读未下来,喷出的鼻涕里都有黑油烟末末;松枝条有香味,点着渗着油,不耐用不说,火苗忽大忽小,一不小心就把头发给燎着了,散发着浓郁的焦糊味;洋蜡的效果和稳定性能好些,拿白色的洋蜡人多些。谁要是点个红色洋蜡能让人稀奇地围过去看老半天,一不小心,凑得太近读书的人就把书给烧个窟窿出来。

拿现在的眼光看过去那个时候,那绝对是大的火灾隐患,但我上小学的那几年就没发生过啥火灾,我们的教室里的桌子是石头的,凳子是砖头的,只有高年级才有木桌子和长条凳,这让我羡慕不已。

一回到家,用洋蜡写作业的时候多些。农村那时经常停电,来电都是半夜来电,一大早不到八点就停电,这种情况是好的,不好情况是十天半月都不来电。那时候老师在课堂上鼓励我们读书就说,好好念书,将来可以到城里生活。城里不停电,用的都是电棒,白亮白亮的,不像咱们农村停电不说,电灯一点都不亮。那时我就想,我要是能进城,用电棒照亮看书多好啊!

又是一个停电的夜晚,村里的大人们圪蹴哈端着碗喝汤闲谝。二爸那时在县城是商品粮,听他说国家正在建长江三峡和黄河小浪底水电工程,以后电就不紧张了,农村以后不会再限电了,二爸是在城里混见过世面的人,他的话很有权威性,让在场的大家很兴奋,而我则想着,最起码可以不用在洋蜡底下写作业了。

后来是没过几个月村里不停电了,我不但可以在电灯底下写作业,还可以在家里装了电棒的房子写作业了。而这一切都归功于电视上不停播的春天的故事,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什么的,但最重要的是我们国家的改革开放和一个叫邓小平的伟人。

而让我当时最幸福的,莫过于上初一时母亲从县城回来给我和弟弟一人买了个台灯。我是一个小猪台灯,弟弟的是天鹅台灯,我头一晚睡觉,对电棒都不感兴趣,睡下了,用手触摸一下小猪台灯就亮,再触摸灯更亮,到第三次触摸是关灯。就这样,反反复复的,我摸灯摸了一个晚上,第二天早上去上学,在教室里都牵挂着小猪台灯,生怕丢了……

现在,小猪台灯依然在我房间里放着,虽然上面的涂漆掉了不少,算下来灯的年龄自我第一次用起到现在也有21个年头了,但这盏灯对我来说是最珍贵的。因为除了这盏灯给予我的记忆,还有母爱和希望,以及这盏灯照亮了我曾经前行时的路。

[ 打印 | 关闭 ]